游戏平台官方网站-儿子自导自演绑架案 “坑爹”2500万元赎金

游戏平台官方网站-儿子自导自演绑架案 “坑爹”2500万元赎金

  儿子自导自演绑架案“坑爹”2500万元赎金

  今年的父亲节刚过,深圳检察院就公布了一个特殊的案例,真正演绎了什么叫“坑爹”。在该院近期办理的案件中,一名男子伙同网友一起施展“苦肉计”来诈骗其爸爸,最后遭到了法律的制裁。

  文/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王纳 通讯员深检君

  儿子遭“绑票” 男子被勒索2500万元

  据检方公布,该案的案情颇为曲折离奇。

  2019年12月30日,钱老板(文内均为化名)下班后回到家,像往常一样,一边躺在沙发上漫不经心地看着电视,一边畅想着公司的发展布局。钱老板在深圳有多家企业,经济条件相对优越,但有一件事始终让他有点头疼:儿子阿旋天马行空,一直想着独立创业,跟他关系还闹得有点僵。前两天,阿旋坐飞机又去了上海,要说卖汽车软件,自己也懒得管他。

  到了晚上,钱老板的手机上突然收到一条短信:你儿子在我手上,详谈通过微信。很快,一个微信号联系了过来,并发来了一段视频:阿旋被蒙住眼睛绑在那里,头上还有血。视频中,阿旋还惊慌失措地问对方是谁。

  钱老板慌了,忙恳求对方别伤害阿旋,并问对方要什么条件?对方很直接,语音聊天中也做了变音处理:一星期内准备好2500万元人民币,不允许报警否则撕票,并且在三天内准备好第一笔钱300万元,转到指定银行卡,具体等通知。

  当晚,对方一直通过短信和微信与钱老板联系,可这么紧急,去哪弄这么多钱?钱老板一方面拖住对方,一方面选择了向警方求助。很快,警方飞速行动了。

  儿子被“解救” 承认伙同他人“坑爹”

  2020年1月1日,警方在三千里外的某小区,将犯罪嫌疑人阿宏抓获,又在阿宏老家的房间里,将阿旋“解救”了出来。

  现场的情况让警方很费解,这不像一个绑架的现场啊。面对警察的突如天降,阿旋、阿宏纷纷道出了原委:

  原来,阿旋一直想自己做无人机生意,但他的父亲不同意给他资金,闹了挺长时间后,阿旋也一筹莫展,于是跟结识的网友阿宏诉苦,纠结怎么样从自己挺有钱的父亲那搞点钱出来。

  2019年12月,二人又在商量这个事情,阿旋突然说,“要不假装我被你绑架了吧?这样就可以一次性找我的父亲多要些赎金。”

  去年12月27日,阿旋跟家人说要去趟上海,实则在上海下了飞机后,又坐出租车一直到内地某省份,与等候在那的阿宏会合。为逃避追查,阿宏给他带了几张从黑市上买的电话卡,并将他带到了自己的老家。随即,二人紧张地谋划起操作细节来了。

  2019年12月31日,在阿宏老家的房子里,阿旋拿绳子绑住自己双腿,然后用红色布条将眼睛蒙住,又用鸡血涂在纱布上,绑在自己的头上,造成他头部受伤的假象。道具上,二人也是精心准备,包括从市场上买来的鸡血,但当时气温低,鸡血凝固了,所以他们又将鸡血和热的方便面混合调了下。

  二人还研究怎么表演起来逼真,怎么体现阿旋的惊慌感,准备就绪后,阿宏正式开录。阿旋还将自己原来的手机卡拔掉,造成自己失联的假象,并将录的相关视频用新的手机号和微信号发给自己的父亲,开口即要2500万元。

  那阿宏这么配合阿旋,又有什么好处?原来,二人都设想好了前景:拿到钱后投资一个无人机项目,赚钱了阿旋自己想买一辆迈巴赫,并会给阿宏买一辆法拉利,公司赚钱后还会分不少给阿宏,如果上市另给阿宏百分之十的股份。

  可惜的是,第一笔款300万元都还没拿到,就被抓获了。

  勒索父亲的钱,算犯罪吗?

  绑架威胁且数额特别大

  涉嫌犯罪但可从轻处罚

  虽然,阿旋被绑架这一事实为虚构,从始至终阿旋的人身自由权和生命健康权都没有受到实质性的威胁,并不构成绑架罪,但是,二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虚构事实对钱老板进行威胁、恐吓,使被害人产生恐惧心理,索取财物,已涉嫌敲诈勒索罪。

  那敲诈勒索自己父亲的钱,也涉嫌敲诈勒索犯罪吗?

  办案检察官介绍说,根据相关司法解释,敲诈勒索近亲属的财物,获得谅解的,一般不认为是犯罪;认定为犯罪的,应当酌情从宽处理。但是,本案中阿旋和阿宏不仅以绑架相威胁,敲诈勒索阿旋的父亲2500万元,数额特别巨大,这已经涉嫌犯罪了,但是可以依法从轻或者减轻处罚。

  事后,阿旋的父母也觉得非常沉痛,并恳请司法机关对阿旋和阿宏从轻处理:“子不教、父之过,这既是儿子自身的问题也是我们父母的问题。我们深感对孩子教育和培养缺失,儿子自犯错以来我们无数次反省自己。孩子没有对父母造成任何经济损失,现决定原谅自己的孩子及其朋友,同时,也希望能够对两孩子从轻处罚,给孩子一次重新做人的机会”。

  宝安区检察院依法提起公诉,考虑到案件特殊情况、二人认罪认罚等,近日,法院以敲诈勒索罪,判处阿旋有期徒刑三年、缓刑五年,判处阿宏有期徒刑三年、缓刑四年。

  检察官的话

  “案件反映出的问题,让人深思。”办案检察官感慨地说,“法治社会,知法、守法是每个公民的义务,如果由于法治意识淡漠,刚走上社会就触犯刑法,可能会对自己的一辈子造成影响而后悔莫及。法治教育需从孩子抓起、从学生抓起,普法之路任重道远。”

  办案检察官说,“可能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,但家庭成员之间,更需要多沟通、多理解,希望都能在和谐中共同成长。”

【编辑:刘欢】